冬末春初

昨日傍晚从工作的地方走往车站,还没坐稳就接到了事务所的来电,律师说有个好消息;果不其然,警方在我出席法庭之前就撤了诉,上月底忙活了许久的事务总算终了,应当成为人生中第一次打官司的经历被提前扼杀了。

冬至日后天气便缓慢回暖,即便下周有连续降雨,空气仍是不可避免地干燥起来,冬天快要结束,新的春天随之到来。似乎新的月度以来,所听所闻都是好消息。

过往每个年中总是在诸国旅行中度过,体验着不同地域相似的热浪。今年却因为世界范围的疫情打破了各种事态,三月前往美国的机票现在还没取得退款,一年期的入台许可去了一次就难免过期。在其他国度控制疫情前,澳大利亚的边境不会开放;在东部各州控制疫情前,西澳洲的边境同样紧闭。既然出不去,只能改变目标。七月进行了两次城市周边的公路旅行,往后肯定还会去往所达范围内更远的地方。未来即使下定决心搬去新的城市,也可以不留遗憾般的不再回来了。

这周收到了学校寄来的毕业证书,三年的时光一纸带过,除了习得的技能以及多张医疗处方外,什么也没有从学校带走。漫长而难熬的夏天总算结束了,接下来纵使天气转凉,自己也可以摘果子吃了。还会不会再回到校园还无从所知,可至少已经有了新的学习任务以及道路。

结束期末考试后就开始学习新的课程,一个多月的时间学到了不少新知,写了不少程序。玩桌游的时候,不想丢骰子就顺手写了个虚拟骰子应用,没想到加工完善一下提交上了 App Store;要学的内容还有很多,短期内就依靠现有的工作填饱肚子,加快速度提高技能水平;作为独立开发者希望可以发布更优秀的作品,也为以后找到更好的工作做好准备。

一直坚持的运动也有所进展,七月滴达成了满200小时的训练,每天继续的话也没有什么额外圈点的地方。另外通过多邻国重新拾起了日本語和韓國語的学习,也找到了简单有趣的播客辅助学习,每天都能拿出一个小时做题,加上闲暇时分低倍速的听播客节目,比上学期间更充分的活用大脑。平日空闲时间不多,休息时分就读书,就此心情也没有大的波动。

这个月要准备接下来的签证,买保险、申请各种文书、以及抽时间考英文。有机会的话还要一路向北,在更近的地方晒太阳。唯一值得一提的是,这周似曾相识般把眼睛腿弄断了,已经预约了眼部检查,正好隐形眼镜在做促销。可以预料到的诸多变化尚未发生,为此只能提前做好充分准备。

TOMMY 2020年8月6日夜

旅行事故

毕业一个月来盼望已久的公路旅行最终还是出事了。

虽然并非大事,可接下来旅行的心情还是被破坏了。从第一个观光点后的胎压异常不得不放弃当日后续行程,回家路上又被警察抓,第二天为这些事白忙活一整天,到头来依旧诸事不顺。好在最后的自然风光大饱眼福,晚上却流了一晚上血。

一个月来闲赋在家,难免感到无聊又浪费时间,但真正面临生活的自由被剥夺后,不得不为了各种事忙东忙西,才意识到可以自由自在地躺在沙发上耍废是多么幸福,随心选择自己想做的事,而不必担忧时间成本或是其他疑虑。勉强努力生活的最终目标其实正是为了可以不必勉强自己的自由吧,既然当下拥有往后会羡慕的自在时光,又何必不充分享受呢。

今后也要尽情做自己想做的事。

一连串事故也带来了阴影,或许接下来的半个月一个月都想宅在家里了,但也不能每天没有节制的看影视作品,主线上的生活仍要继续,自己还是希望工作和生活能有明显的界限,而不是糅合在一起。

既然如此,今日开始可以从时间表中划分出工作学习和娱乐的时间,模拟类朝九晚五的生活,从下午2-5点开始,逐步扩展至平日 9-12及2-6的标准时间表,在集中的时间内向前,其余时间即可好好休息放松啦。

Tommy 2020年7月17日 午后 Perth

台文化起落

在体型修整计划的指使,家中的即食碳水和蛋白质消耗得飞快,今天就赶在超市五点关门前的二十分钟飞快冲出门去补充储备粮食。

冬日的西澳州最频繁的便是落雨,屋外灰灰的天,看上去雨刚停下不久,开始落下的夕阳余晖被这一层白色遮罩筛成色调淡化的金黄色。塞上耳机想要听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似乎拿回了自己第一支便携音乐播放器。

大概是十二三年前,对流行音乐开始形成自己的认知,从很小的时候所听的音乐就以台湾流行乐为主,当年甚至还有一盘魔杰座的磁带,反反复复的听这些曲子。后来要求家父买一台 MP4 给我听歌,当时自己没有网络终端,就让朋友帮忙下满了周杰伦的歌,当今依旧在听的音乐都至少循环十个年头了。

当年会有很多听不懂的地方,后来重新听起,原来瓜牛是蜗牛,表哥汗我是表哥和我。已经去了好多次台湾,也有不少台湾朋友,国语听力自然超过四级。后来和朋友交流讨论之时,才意识到我们或许是受台文化影响最深的一代了。无论是电视节目的引进亦或是音乐,电影等。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真是最开放自由的一阵子,当然自己国家未成熟的产业也是一部原因。

进入第二个十年,随着本国娱乐产业的发展,产出越来越多值得观赏的影视作品,特别是领导人更替后收紧意识形态,境外影视的影响力早已大幅降低。回想自己小时候超过多数的动画片其实都是舶来品,甚至还有魔豆传奇这种日台合拍剧,加上众多偶像剧的耳濡目染,自然会对台有亲切感。

当然对我自身来说,不光来自于电视等有线媒体的影响,由于语言水平的局限性,最初接触国际互联网后接触的资讯以及认识的朋友多来自台湾,很早之前就开始看台湾的新闻,时至如今,看的自媒体节目基本全是台湾 YouTuber。

但每次回国短暂的观察期,发现现在小朋友看的动画片也很多都是国外引进,颇感欣慰,固然希望本国面向儿童的产业能够进一步发展,但如果限制小朋友们在自我意识形成期的信息流的话,那就太可悲了。可是,对他们来说,台湾又是什么呢?

Tommy 2020年6月28日 黄昏 于 Perth

PS: 最近恢复读书后我终于开始自己写些什么了哈哈哈,真是开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