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化起落

在体型修整计划的指使,家中的即食碳水和蛋白质消耗得飞快,今天就赶在超市五点关门前的二十分钟飞快冲出门去补充储备粮食。

冬日的西澳州最频繁的便是落雨,屋外灰灰的天,看上去雨刚停下不久,开始落下的夕阳余晖被这一层白色遮罩筛成色调淡化的金黄色。塞上耳机想要听 ”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似乎拿回了自己第一支便携音乐播放器。

大概是十二三年前,对流行音乐开始形成自己的认知,从很小的时候所听的音乐就以台湾流行乐为主,当年甚至还有一盘魔杰座的磁带,反反复复的听这些曲子。后来要求家父买一台 MP4 给我听歌,当时自己没有网络终端,就让朋友帮忙下满了周杰伦的歌,当今依旧在听的音乐都至少循环十个年头了。

当年会有很多听不懂的地方,后来重新听起,原来瓜牛是蜗牛,表哥汗我是表哥和我。已经去了好多次台湾,也有不少台湾朋友,国语听力自然超过四级。后来和朋友交流讨论之时,才意识到我们或许是受台文化影响最深的一代了。无论是电视节目的引进亦或是音乐,电影等。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真是最开放自由的一阵子,当然自己国家未成熟的产业也是一部原因。

进入第二个十年,随着本国娱乐产业的发展,产出越来越多值得观赏的影视作品,特别是领导人更替后收紧意识形态,境外影视的影响力早已大幅降低。回想自己小时候超过多数的动画片其实都是舶来品,甚至还有魔豆传奇这种日台合拍剧,加上众多偶像剧的耳濡目染,自然会对台有亲切感。

当然对我自身来说,不光来自于电视等有线媒体的影响,由于语言水平的局限性,最初接触国际互联网后接触的资讯以及认识的朋友多来自台湾,很早之前就开始看台湾的新闻,时至如今,看的自媒体节目基本全是台湾 YouTuber。

但每次回国短暂的观察期,发现现在小朋友看的动画片也很多都是国外引进,颇感欣慰,固然希望本国面向儿童的产业能够进一步发展,但如果限制小朋友们在自我意识形成期的信息流的话,那就太可悲了。可是,对他们来说,台湾又是什么呢?

Tommy 2020年6月28日 黄昏 于 Perth

PS: 最近恢复读书后我终于开始自己写些什么了哈哈哈,真是开心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