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業

只需一会儿不在意,消逝的时间就如同火箭升空时脱离的残骸被远远地甩入遥远空间深处。一瞬间本科的最末学期就过去多半,只剩下一个月内还需完成的两门课各一个的编程项目和最后两场期末考试,再迎来就是毕业。就在动手写文章时,邮箱收到两天前随随便便递交的申请随随便便切理所应当的通知信,虽然意料之中但还是不禁感慨,基本意味着往后几年的生活也就这么尘埃落定了。

再次提笔已是四天之后,享受了短暂的周末放空,编程项目也有所进展,还递交了毕业申请。似乎只需要将必要事务妥善处理,一切都会朝着正确的方向自然发展,尽管充满变数,但对生活的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身。

回头来看,影响最大的必然是二月起始的瓦尔登计划二期。当时国内疫情局势并非很好,引发“断网”的综合因素有很多,但导火索是原定复工当日得知的推迟,认为节前为了申办驾照上交的护照拿不出来,对接下来生活的担忧导致的情绪波动。但做下决定后,车管所就打电话过来问我是否会用到护照,拿到后当即购买了次日往泰国的机票。即便如此,做好的决定就不再改变,降低社交依赖本身就是身心有利的好事。 这两年不断“教唆”朋友,把几乎所有的聊天都转移到信息,达成不用微信也不会造成生活不便的特殊成就,这也是可以顺利“断网”的关键所在。

两个月间彻底改变了社交习惯,刷时间线居然不再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使用社交媒体的频度也降至三成或更低。从没想过可以改变,但实现后才突然明白,当下的所作所为并非日积月累形成的行为准则,只是短暂时间内的脑内循环。一个多月没有登录微信也避免了对群组的依赖,和朋友一对一的聊天反而更多。恢复社交之后,微信的屏幕时间从每天数小时降至一小时内,手机的使用总时长也几乎折半,从日均8甚至10小时将至5-6小时。虽说“断网”也阻止了和一些朋友聊天的机会,但让整体“无用社交”大大弱化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几乎长达十年的发动态的习惯也被直接清洗,没有社交网络就不再有内容产出的容器,每当产生新的小想法时只能记录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加锁的推特账户),久而久之就习惯了这种自己不停的说但没有人看得到的情感发泄出口,再加上减少了社交网络引起的分心和情绪影响,反而让日常的情绪更加平静稳定。瓦尔登计划还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内推行,当然自己也会逐渐忙碌,或许不再需要外力控制即可自发实现生活效率的提高。

好笑的是,每次断网的借口都是说手机坏了,结果在曼谷真的把屏幕摔碎了,所以一直到昨天借到了手机才正式去掉了“电联”状态,这就是不回信息的报应吧。

——

过去的两个月间在泰国生活了一个多月后就在主要在布里斯班和墨尔本。泰国自然不用说,太多美好记忆。布里斯班还是那个充满爱与好心情的城市,作为过去两年的快乐还有动力源泉希望可以一直延续。在墨尔本的生活反而令我重新思考在澳洲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甚至还起了班来东部的心。但毕业之后,海外旅行必然大幅减少,想必会有更多的时间留在澳洲国内,接下来的几年就是在袋鼠大陆上空划圈圈了。

另一件值得高兴的是回到澳洲后也恢复了被旅行打断的运动习惯,但其实本来就是在澳洲的生活规范,每个学期开始后到期末忙前都是最频繁运动的时期。最近似乎进展迅速,但毕竟已经坚持了八千分钟,刚完成了第 555 组训练,目前所拥有的都是三百多天来不断努力的成果。健身训练本来就付出和收益比例极高,只要继续保持即可。

回到珀斯后有了短暂寄住在 FAN 大叔家的新朋友,好像几乎有一半的日子都是跑到南边来大家一起学习一起玩,挺开心的,也就足够了。现在的我坐在餐桌码字,她在对面学习,争取四点前可以入睡。对朋友的感谢是前两天情绪波动时发朋友圈小作文强调过的,也是今年主要想表达的心情吧。最近惊讶的是,即使只是每日重复的琐碎日常还是有朋友可以从醒来聊到睡觉,自己都不禁疑惑哪里有那么多话可以说,明明有好多好多话题都从来没有去讲。虽说他可能毕业后就要搬到东边,但和来澳洲后第一位朋友 Charles 都没有机会一起玩,还是有着不断维系的感情,以后真的会常去墨尔本了吧。

———

回到当下最重要的学习进展,有些滞后但还算顺利,进步空间着实很大。这学期只有两门课,几乎他人一半的工作量,但由于课程难度升高以及个人标准不同,想要保持 D+ 的均分,要做的还是蛮多的。或许,因为语言,只学两门课想拿满分 GPA 就十分吃力了,真不知道开始做学术研究后几乎两倍的量自己要如何撑过去。

已经结束第 7 周的教学,网页开发方面前 6 周的内容都没有问题了,但计算机网络的教科书才读到第 2 周,就连讲课也只听到第 5 周而已。一个月内两个编程项目都要交上。需要在保持作业进展的同时,抓紧时间补习错过内容。所以本周以及下周都应投入超过一半的时间赶课程进度,追上来后再专心编程。

现阶段无需担忧任何课程外的内容,待到六月期末考试后,直到八月新学期开始要做的事还蛮多的。可能会取消海外旅行,需要开始制定研究课题以及寻找导师,还要快速提高工作技能。大学学到的理论知识是一切的根基,但真实工作用到的又过于先进了,必须熟悉移动应用开发以及当下流行的网络框架等,还有签证的事情,这些将会作为六月七月的主力。

下半年的生活暂且无从得知,当然也不在担忧范围内。相信只要将必要事务妥善处理,一切必定会朝着正确的方向自然发展。总算花了两个多小时重新布局生活,梳理了思绪,那么就早早休息,待到太阳再次升起继续平日的学习及欢笑。

Tommy 2020年4月28日早朝 于 Perth (Waterford, WA)

《卒業》有1个想法

  1. 虽说本篇作为最近情绪波动的“总结篇”,还是没有提到大多数致使情绪不稳的因素。只是单纯以靠转移注意于学习和完成目标,但这不正是一切付出的最终目的嘛。白天足够开心,晚上专心学习就好咯。凌晨四点的我们做起了早早餐吃了起来,吃饱饱,睡觉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